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历史

20年再回首: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

七月标志着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第20年,当时这一场危机席卷了整个亚洲及其他地区。大家都认为危机的起爆点是在一九九七年夏季的泰国,但追根溯源,却是源自更早的金融行业系统性问题。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泰铢一直与美元挂钩,但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二日,政府采用浮动汇率制度,让泰铢有效贬值。在长达数月的货币投机活动保卫战中,泰国外汇储备不断流失,经济危机接踵而至。泰铢炒家猛扑导致情况进一步恶化。

一九九七年对于投资者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时期。在危机爆发之前,很多泰国公司称他们发现美元借款成本更低,因为美元贷款利率比泰铢贷款利率低太多了。

当然,我们有点担心货币风险,但泰国央行表示其将在必要时保护泰铢,这似乎消除了众多公司的担忧。

可惜的是,当泰铢暴跌时,上述的一些公司发现自身深陷泥潭。大量有前景的公司不堪负债累累破产了,当然泰国股市(我们有投资)也急速下跌。

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证明了分散投资的好处,因为即使泰国市场下跌以及难以按公平价格脱手,但我们在世界各地还有其他投资,在需要时能够为我们的策略提供流动资金。好消息是没有出现蜂拥赎回的情况,而且我们的大部分投资者坚持我们鼓励的长线投资态度。

但从个人层面来看,泰国及其他国家的很多个人则损失惨重。泰国一间声名显赫的公司的一名 高管因这场危机破产了,从而要在街边卖三明治赚钱。

泰国这场危机蔓延至整个亚洲,而且当受影响国家的各个弱点暴露出来时,新兴市场的信心整体下跌。这场危机对亚洲以外的市场产生溢出效应,其中俄罗斯和拉丁美洲不久之后也陷入了自身的危机,从而让新兴市场一跌再跌。

20年后再回首,我们可以从事后的角度来看待已发生的错误。泰国央行试图管制汇率,同时又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来实施保护措施。很不幸,其他央行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当时,很多央行表示控制汇率不成问题,还声称不会出现货币贬值。由于美元利率远低于当地货币利率,公司和个人借入美元,他们认为,既然本国货币会维持稳定,基本上就不会有外汇风险。

当然,最后央行没有能够维持各自货币的稳定,各国货币兑美元暴跌压垮了很多公司。

住在那些国家的人们也未能幸免,他们不仅蒙受投资亏损,还被经济崩溃所产生的连锁反应牵连。很多公司倒闭了,人们也失去了工作。让人悲痛的是很多人自杀了。据报道当时泰国佛寺的访客是平时的三倍。

我个人认为,世界银行和其他多边机构在处理这场危机上也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他们非但没有提供资金减免债务让经济继续运行,反而对政府施加严厉的措施。他们要求各个政府削减预算,并允许银行倒闭。这不仅让危机进一步恶化,还扩大了问题。

相反,在十年后的次贷危机期间,美联储在帮助金融机构脱困时采用的方法则大相径庭,并没有让金融体系崩塌。

依我之见,从亚洲金融危机中吸取到的关键教训是,央行和政府不应试图抵抗市场力量以及管控外汇汇率。另外,政府和个人在充分了解背后的风险前,不应借入其主要收入来源货币以外的货币债务。

新兴市场的很多国家、公司和个人都从亚洲金融危机中吸取到了惨痛的教训。自此以后,很多新兴市场都在累积外汇储备,并降低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于上述及其他诸多原因,如今新兴市场的前景看起来无比光明。

当然,这些危机是发展自由资本市场机制必不可少的环节,而且应该可预计。即使有再多的政府监管和监督,也不能保证另一个市场危机不会发生。

对于很多投资者来说,亚洲金融危机造成的创伤依然历历在目,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九年席卷发达市场的全球金融危机也记忆犹新。一点点不确定迹象都能让投资者如惊弓之鸟,有时候还会毫无根据地恐慌。另外,很多投资者还是将所有新兴市场混为一谈,认为这些市场的基本面一样。这是错误的。

虽然部分新兴市场依然脆弱得不堪一击,但很多其他新兴市场已脱胎换骨,奉行拉动经济繁荣发展的审慎政策。我们的任务是逐个区分挖掘出来的投资机会,并利用不可避免的恐慌时期捡便宜,投资基础坚实而且前景光明的公司。

泰国: 20年后的今天

我们仍对泰国的长期前景有信心,并认为结构上的催化因素,尤其是政府近期对基建的重点投入,会支持投资前景。

经济与政治健康发展,会在中长期内改善泰国的增长前景,从而大力支持泰国股市。我们继续青睐消费性产品与服务,以及银行和房地产公司。

自二零一七年年初以来,对外部门(即泰国经济的国际交易)中的出口已显著好转,该地区的贸易流量亦有增加。政府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措施、改革计划以及基建开支似乎也在推动经济发展。

我们预期,通胀将处于1%左右的温和水平,而且有可能会维持稳定,利率将维持在1.5%,足够宽松。

另外,王权顺利交接后政治环境将维持稳定。

展望未来,随着经济继续好转以及信心回升,预期二零一七年盈利增长将维持稳定,或小幅正增长。

Slide0

麦朴思博士的评论、意见及分析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人的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于任何证券或采取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出现急剧变化,评论、意见和分析都以公布日期当日为准,若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作为有关任何国家、地区、市场、行业、投资或策略任何重大事件的完整分析。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FTI)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来准备这份材料,FTI并没有独立核实、验证或审核这些数据。对于因使用这些资料而产生的任何损失, FTI概不承担任何责任,依赖评论观点和分析材料,由用户自行决定。产品、服务和信息可能不会在所有司法管辖区提供,由FTI附属公司及/或其当地的法律和法规许可的分销商提供。关于产品和服务在您的司法管辖范围是否提供,请咨询您的专业顾问获取更多信息。

有何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外国证券投资涉及特别风险,包括汇率波动、经济不稳定和政治发展。在新兴市场(包括前沿市场)国家的投资涉及相同因素的较高风险,以及与这些市场的规模较小、流动性较低、并缺乏既定的法律、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框架以支持证券市场的相关风险。因为前沿市场的这些框架往往更欠发达,以及各种因素,包括极端价格波动、流动性不足、贸易壁垒和外汇管制,潜在的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在前沿市场尤为突出。

中小型和较新的或未成熟的公司,对不断变化的经济条件可能特别敏感,它们的增长前景比大型和更成熟的公司更不确定。从历史上看,这些证券比大公司展现出更大的股票价格波动,尤其是在短期内。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