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的投资探险

历史

澳门、拉斯维加斯以及未来的工作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意大利语, 西班牙语, 波兰语

几个月前,享负盛名的SALT投资会议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我有幸出席并在会议上讲话。我到拉斯维加斯也有一段时间了。即使我不赌博,这个地方的活动和活力同样让我感到震撼。

拉斯维加斯曾经是世界赌场之都,但多年来中国特别行政区澳门一直保持着这一头衔,至少从博彩收入来看确实如此。对比两大娱乐圣地及其发展历程是件有趣的事情。

到达拉斯维加斯并入住酒店(人满为患)的当天晚上,我到著名的拉斯维加斯“长街”散步。身边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我一样到处游览。

我立刻打电话给香港的同事 Jordan Pong。Jordan是我们的娱乐分析师,研究范围覆盖中国澳门的赌场以及该地区其他相关的公司。

我向他表达了我的震惊之情,拉斯维加斯看起来比我们几个月前到澳门拜访一些公司时所见到的景象更为繁忙。澳门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其声称拥有连拉斯维加斯都不能与之相匹敌的博彩业。以至于澳门甚至被称为“打了生长激素的拉斯维加斯”。

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九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让拉斯维加斯受到沉重打击,其经济深受其害。但从最近的情况来看,我猜想如今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肯定从赌桌和老虎机上大赚特赚。

Jordan说事实并非如此。澳门依然比拉斯维加斯带来更多收入。他给我列了一些有趣的数据。拉斯维加斯有大约150间酒店,总共约有150,000间客房,而澳门的酒店才75间左右,客房大概有30,000 – 40,000间。[1]所以,拉斯维加斯的酒店比澳门的更多也更大。

拉斯维加斯接待的游客数量也更多,二零一六年为4,300万人次,相比之下,澳门只有3,100万人次。[2]

但说到总收入,澳门赌场则大获全胜。二零一六年,拉斯维加斯酒店/赌场的总收入约为250亿美元,而澳门则大概有320亿美元。[3]

两者的盈利来源也明显不同。二零一六年,拉斯维加斯的博彩收入为100亿美元,占总收入不到一半。[4]相比之下,澳门的企业盈利280亿美元,超过80%的收入来自博彩业。[5]

拉斯维加斯的娱乐项目种类远远超过澳门,这一点我个人就能够证实。 在拉斯维加斯短暂停留期间,我参加了两场演出,分别是布兰妮和英国传奇的流行乐队杜兰杜兰的表演,其中后者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声名大噪,现场人山人海,都是一些狂热又有钱的观众。

坐落在拉斯维加斯长街上的每一间酒店都至少有一场表演,而且通常都不止一场,这些表演似乎迎合了各个年龄层以及各种口味的人群。漫步在长街上,可以看到这片区域很多其他酒店的表演广告,有喜剧、音乐,也有魔术表演。

拉斯维加斯带来的经验教训

我们团队对新兴市场的消费领域极感兴趣,也一直在研究涉足休闲和娱乐(包括旅游业)的公司,从中挖掘潜在的投资机会。我们很乐意看到新兴市场中新的主题公园、酒店、度假村等等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而且比较其与发达市场的异同也很有趣。

回想起我一九六一年第一次去拉斯维加斯,我当时还是阿尔伯克基新墨西哥大学的一名实验心理学学生和助教。

有一天,我和几名同学决定去拉斯维加斯,开着我花几百美元在二手车市场买来的一辆旧车。到拉斯维加斯大概需要九个小时,但实际上不止。我们傍晚时分出发,当我们半夜到达一座山的山顶时,汽车开始罢工了。我们有足够的汽油,但发动机发动最后一次冲刺之后坏了。外面挺冷的,还好我们能够从山上滑下去到达一个山谷。

我们发现了一座小镇,大概只有几百人,但停靠着超过500辆汽车。看起来像是汽车坟场。

显然,其他司机同样遭遇了我们在山顶的命运,然后弃车了。我们问汽车修理店是否能把车修好。技工狡黠地看着我们说可以修好,但要花费600美元。整个发动机都被冻住了,显然这是那个地区会发生的事,因异常低温加上高海拔所致。

我决定把车卖掉,但技工说他不想要,这附近被遗弃的汽车已经够多了。他给我50美元当是卖废铁,然后我们搭便车到了拉斯维加斯。

到达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而且我们不够钱住酒店。我们在其中一间酒店的大堂小睡了一会儿,然后在赌场里输光了我们剩下的现金。那次经历让我从此远离赌博!我们不得不搭便车回到阿尔伯克基。

经验教训:不要赌超过你可以承受的损失!(我想说的是,此经验教训也适用于投资。)

我会走上那一段命中注定的旅程是因为我有“旅行癖”,这种爱好至今仍伴随着我。在那个时候,拉斯维加斯有着让人着迷和兴奋的想象,即使当时的酒店数量与现在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而且娱乐项目也很少。这座城市不仅承袭了铁杆赌客们向往的赌城角色,还演变成一个大型的娱乐场所,如今家庭在这里也有很多的选择。

澳门成为赌城的历史长于拉斯维加斯, 这要追溯到过去三个世纪。十九世纪中叶,当时控制澳门的葡萄牙政府正式制定博彩法律。如今,澳门也是非常重视博彩业。和拉斯维加斯不同,澳门并没有定位成那些寻觅其他娱乐形式的游客的旅游胜地,但一直在努力改变这种现状。

经过多年较低收入增长后,澳门一直努力在提供多样化项目方面赶超拉斯维加斯,吸引更多不单只是来赌博的游客。越来越多度假村崛地而起,但澳门要更加彻底地转型为吸引普通游客的胜地,还面临着一些文化及其他方面的挑战。

大型的美国酒店/博彩公司对澳门博彩业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他们带来了一种新的游客体验。例如,一间知名的美国酒店/博彩公司在澳门复制了其在拉斯维加斯的娱乐业务,旨在为宾客带来异域风情的城市体验。

不断演变的经济

在SALT会议上与Sam Zell(最左)和福克斯商业主持人Liz Claman(中间)合影

在近期的拉斯维加斯之旅期间,我没有赌博(我在很久以前已经吸取了教训)。我专注于工作,还参加了SALT会议并在会上发表讲话。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点,就是与房地产大亨兼全球投资者Sam Zell同台。当时我正在阅读他撰写的一本很有趣的书《Am I Being Too Subtle?》。所以见到作者本尊并与之交谈真是难能可贵。

在我看来,拉斯维加斯就像一个缩影,演绎着世界各地很多经济体的转变历程。自动化、机器人、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已让制造业发生变革。很多重复的工作都不再需要人工,机器和电脑就能完成。

因此,人类的工作已转变为以服务为中心,包括娱乐和酒店。这些是拉斯维加斯的主流经济活动,很多新兴经济体也纷纷仿效。拉斯维加斯、澳门以及其他娱乐中心都像是经济体演变的缩影,也映射着消费者的口味和兴趣的变化。

麦朴思博士的评论、意见及分析仅供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人的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于任何证券或采取任何投资策略的建议。由于市场和经济状况可能出现急剧变化,评论、意见和分析都以公布日期当日为准,若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该材料不作为有关任何国家、地区、市场、行业、投资或策略任何重大事件的完整分析。

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FTI)可能使用了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来准备这份材料,FTI并没有独立核实、验证或审核这些数据。对于因使用这些资料而产生的任何损失, FTI概不承担任何责任,依赖评论观点和分析材料,由用户自行决定。产品、服务和信息可能不会在所有司法管辖区提供,由FTI附属公司及/或其当地的法律和法规许可的分销商提供。关于产品和服务在您的司法管辖范围是否提供,请咨询您的专业顾问获取更多信息。

有何风险?

所有投资均涉及风险,包括可能损失本金。外国证券投资涉及特别风险,包括汇率波动、经济不稳定和政治发展。在新兴市场(包括前沿市场)国家的投资涉及相同因素的较高风险,以及与这些市场的规模较小、流动性较低、并缺乏既定的法律、政治、商业和社会的框架以支持证券市场的相关风险。因为前沿市场的这些框架往往更欠发达,以及各种因素,包括极端价格波动、流动性不足、贸易壁垒和外汇管制,潜在的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在前沿市场尤为突出。

中小型和较新的或未成熟的公司,对不断变化的经济条件可能特别敏感,它们的增长前景比大型和更成熟的公司更不确定。从历史上看,这些证券比大公司展现出更大的股票价格波动,尤其是在短期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资料来源:拉斯维加斯会展和观光局;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旅游局,数据截止二零一六年。

[2] 资料来源:拉斯维加斯会展和观光局;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

[3] 资料来源:澳门博彩监察协调局;内华达州博彩管理局“Play Nevada”,二零一七年一月。

[4] 资料来源:内华达州博彩管理局“Play Nevada”,二零一七年一月。

[5] 资料来源:澳门博彩监察协调局。

Leave a reply

您的电邮不会被公布。 有标记的为必须填写项。